第1章 穿越成炮灰

,但這世俗界安家,小小的嬰孩兒安青籬卻是活了!這夢幻的重生!不但沒抹去前世的記憶,還莫名多了修真界安青籬的記憶和,那這可以算是三世為人了!三世為人啊……小小安青籬半閉著眼嘆,修真界修真界!心臟一陣激烈猛跳,小小安青籬角大幅上揚,笑了。接生婆看那皺的嬰孩笑臉,嚇得老手一抖,忽然記起十幾年前,家中豬圈裡有過一隻小豬崽子,那小豬崽子老這麼側過頭來盯著人笑,招子賊亮著牙花,時不時就盯著人笑,笑得人心直發。...安青籬剛跟完一臺心臟搭橋手,就被主任喚了過去,說是下午得飛國外,替他去參加國外的一場學流會。

忙得連軸轉的安青籬,連家都沒回,匆匆收拾了一下,就上了飛機。飛機上難得的片刻閑暇,安青籬就翻看起了一本主修仙文。

文中主葉芷蘭,變異冰靈,氣質清冷,但氣運卻是火得一塌糊塗,修為還隻到築基期,文中對有好的男配就快要突破兩位數。

安青籬嗬嗬一笑,人家葉芷蘭可是主,又強又颯,背靠一個強大的宗門,外加一個強大的師父,這些過早出場的男配,註定隻是男配,怎能撼主那顆冰冰涼的高傲芳心。

更何況,又因為某些個小作,俗稱惡毒配,打不了心儀的男修,就去主的黴頭,可讓主吃了不苦頭,有兩次還差點讓主一命嗚呼。

這不,書裡的節來到了烏巢境,一個頗有背景的惡毒配,提前買通了一個築基中期修,計劃著要對主灑藥,然後再一劍送主歸西。

巧的是,那築基中期修,竟和安青籬同名同姓,所以就得了飛機上的安青籬一聲暗罵:對付誰不好,偏偏去對主下手,主葉芷蘭註定要活到大結局,豈是旁人能中途弄折的,果然是無知者無懼。

安青籬正怒其不爭呢,突然飛機就是猛地向下一沉,尖聲都來不及躥出嚨,接著安青籬便陷了無邊無際的黑暗之中。

再後來據新聞報道說,是因為一塊天外隕石,砸中了機,導致飛機起火墜落,機上人員無一生還。得知真相的人們,一麵為遇難同胞哀悼,一麵對這種小得不能再小的概率嘖嘖稱奇。

也不知在無邊無際的黑暗裡沉睡了多久,再睜眼時,隻覺得小屁屁一陣一陣的疼。

“哭啊,你倒是哭啊!”

一個接生婆子拍著的小屁屁,急得老眼含淚。

安青籬愣愣的看了這婆子片刻,腦中蜂擁而至的陌生資訊,弄得的小腦瓜很是暈眩,險些就要暈死過去。

“兒啊!可千萬不能睡過去!你若是沒了,娘可怎麼去跟你爹代!你可千萬得活著啊!”

床榻上剛產子的貌婦,不顧孱弱的,掙紮要起。這孩子可係著後半生的榮寵,可千千萬萬不能夭折。

婦的哭喊聲,驚了暈暈乎乎的安青籬,略微扭了小腦袋,竭力向那向撲來的貌婦。這就是這小嬰孩兒的娘了,可惜卻是個空有貌的自私人,真是替修真界的安青籬不值。

修真界安青籬那憋屈的一生,繼續在腦海中翻著,最後的畫麵定格在,一隻妖的盆大口之。

飛機上的安青籬死了,烏巢境的安青籬也死了,但這世俗界安家,小小的嬰孩兒安青籬卻是活了!

這夢幻的重生!

不但沒抹去前世的記憶,還莫名多了修真界安青籬的記憶和,那這可以算是三世為人了!

三世為人啊……

小小安青籬半閉著眼嘆,修真界修真界!心臟一陣激烈猛跳,小小安青籬角大幅上揚,笑了。

接生婆看那皺的嬰孩笑臉,嚇得老手一抖,忽然記起十幾年前,家中豬圈裡有過一隻小豬崽子,那小豬崽子老這麼側過頭來盯著人笑,招子賊亮著牙花,時不時就盯著人笑,笑得人心直發。

最後家裡人終於不了,將那小豬崽子當妖孽給賣了。

而今這剛出孃胎的丫頭片子,也是這般,皺皺一張小臉上眼睛都未睜開,卻分明帶著笑,笑得人心裡更是發。

時隔多年,接生婆再度重溫那發之,手上一抖,暗道這小丫頭生來不哭反笑,莫非又是妖孽不。,真是替修真界的安青籬不值。修真界安青籬那憋屈的一生,繼續在腦海中翻著,最後的畫麵定格在,一隻妖的盆大口之。飛機上的安青籬死了,烏巢境的安青籬也死了,但這世俗界安家,小小的嬰孩兒安青籬卻是活了!這夢幻的重生!不但沒抹去前世的記憶,還莫名多了修真界安青籬的記憶和,那這可以算是三世為人了!三世為人啊……小小安青籬半閉著眼嘆,修真界修真界!心臟一陣激烈猛跳,小小安青籬角大幅上揚,笑了。接生婆看那皺的嬰孩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