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01章 祖傳骨灰壇

!屋子裡瞬間一片狼藉,貨架上隻剩下寥寥的一隻圓肚的大瓶。那是沈秋花了八百萬從古玩店朋友那掏來的寶貝,說是如假包換的窯白瓶,結果拿回來鑒定,卻是民國時期的高仿贗品。最讓沈秋不能接的是這玩意就不是一隻瓷瓶,專家們分析下來有可能是民國時代用來裝骨灰的骨灰壇。骨灰壇?沈秋竟然把骨灰壇當做青花瓷收了回來?八百萬收回來一隻骨灰壇?後來沈秋才知道,所謂好哥們設局害了他,用一隻高仿骨灰壇騙走了沈家價值千萬的典當行...夜幕下的江城市,沈秋把自己關在臨時出租屋。

房間擺放著一張木質貨架,整齊有列的擺放著各種古玩瓷字畫,有元代青花瓷、明代瓷白大罐、清代紅瓷盤子、各種名人字畫數不勝數。

上百件的藏品古玩擺滿了木質貨架,可惜卻沒一件是真的,無一例外都是贗品、偽造品。

短短三年的時間沈秋就敗了所有的家產,一間高階典當行、兩套商品房、三輛豪車,上千萬的家產被霍霍掉。

打從沈秋行以來,屢屢打眼虧錢,從來就沒撿過,在這座城市也是出了名的愣大頭。

父親被氣得腦中風撒手西去,母親也舊病復發住了醫院,朋友得知真相後也是第一時間微信拉黑……

難道我真的不適合做這一行?難道我沈秋註定要為沈家的罪人?註定我一輩子都要被人恥笑?

沈秋淚流滿麵站在貨架前捫心自問,眼眸之中充滿倔強不甘,古玩讓他一無所有敗名裂,從出手闊綽的富二代變人人恥笑的落魄小子。

驟然,他高高舉起一隻元代的青花瓷,哐啷一聲砸在水泥地上。

砸!去你媽的青花瓷!

去你的白釉瓶!砸!

哐啷!哐啷!

唐伯虎的字畫不要了!王羲之的字畫走你的!老子特麼不玩了!

沈秋將貨架上的瓷字畫統統砸爛,他淪落到這種地步,屋子裡每一件古玩都是幫兇!沒有一片瓦片是無辜的!

砸砸砸!統統都砸掉!

屋子裡瞬間一片狼藉,貨架上隻剩下寥寥的一隻圓肚的大瓶。

那是沈秋花了八百萬從古玩店朋友那掏來的寶貝,說是如假包換的窯白瓶,結果拿回來鑒定,卻是民國時期的高仿贗品。

最讓沈秋不能接的是這玩意就不是一隻瓷瓶,專家們分析下來有可能是民國時代用來裝骨灰的骨灰壇。

骨灰壇?

沈秋竟然把骨灰壇當做青花瓷收了回來?八百萬收回來一隻骨灰壇?

後來沈秋才知道,所謂好哥們設局害了他,用一隻高仿骨灰壇騙走了沈家價值千萬的典當行。

而沈秋因此了江城最大的笑話,一夜之間古玩界幾乎人人皆知,有個傻富二代花了八百萬買了個民國骨灰壇……

砸!砸!砸!

去他孃的骨灰壇!砸掉!

沈秋憤然起,白的骨灰壇轟然落地,他的心也隨之四分五裂。

然而就在骨灰壇落地的瞬間,一道白從中炸開,噗嗤一聲迸進沈秋的眉心。

啊!

沈秋先是覺到了一強烈的炙熱,接著腦袋一片空白。

“醒來吧……”

頭痛裂!

是誰在說話!

“從此以後,你便是我,我便是你!”

大量記憶湧!

他的眼前閃過各種瓷、字畫、玉、文房四寶的畫麵,以及許多關於文玩收藏、風水博學的記憶……

這……這是……怎麼回事?

腦子裡似乎莫名其妙的多了很多關於古董收藏的記憶!小到核桃扳指,大到名人字畫,奇石珠寶,竟樣樣通!

他猛地撿起地上一片骨灰壇的碎片,上麵剛好刻著幾個繁字。

王千石!

王千石……

他突然覺得這個名字似有耳,突然,他想起來了。

莫非,是那個在古董收藏書上提過的民國時期的收藏大師,一生收藏足以蓋十個博館的王千石!?

難道說這是王千石的骨灰壇?

沈秋狠狠掐了自己一把,他這才反應過來,因為自己砸了他的骨灰壇,自己竟莫名其妙的擁有了他畢生的收藏經驗!

他隨手撿起地上的一隻墨綠玉石。

這是一塊玉石做的平安扣,整呈正圓形,中間扣了個正方形的口。

這平安扣也是好哥們從中介紹的生意,當時老闆聲稱這是上等的和田玉,表麵剔,棱角圓潤,並且當中形了極其罕見的“山河圖”景象,三十萬買到轉手就能翻好幾倍。

沈秋將玉釦子拿到跟前掃了一眼馬上就敏銳的察覺出了其中的破綻。

玉扣的材質其實並非是和田玉,而是陜西出產的藍田玉,中間的那副山水畫也是經過人工打出來的,手磨人造的痕跡一眼就能瞧出來!

這種平安扣至多也就是幾百塊的本,當年那幾個混蛋騙了他三十萬!

沈秋又接連看了屋子的其他“寶貝”,走一眼就能定乾坤判定真偽。

太不可思議了!

沈秋深吸一口氣,激萬分,自己竟然擁有了鑒寶天師的記憶,那麼他一定能一雪前恥,勢必能夠找回沈家的尊嚴!

“叮鈴鈴……叮鈴鈴……”

急促的鈴聲打斷了沈秋的遐想,電話那頭是醫院護士冷冰冰的聲音:“沈秋,盡快來醫院錢,你家賬戶已經欠款一萬三了,再不錢你家人隻能提前出院了。”

沈秋掛了電話匆忙出了門,醫院又在催母親的醫藥費。

口袋裡隻剩下幾百塊自然不夠補醫藥費的,原先他準備著頭皮去找親戚借錢,這會他猶豫了片刻,揣著僅剩下的幾百塊往古玩市場的方向走了去。

江城市是全國有名的歷史古都,尤其是這邊的古玩市場特別繁榮,單說街道兩邊的古玩攤位加起來就有幾百號個,每天上演著稀奇古怪撿揀寶的傳奇故事。

沈秋踏進古玩街就引起攤主們的注意。

“這不是沈家大爺嗎?八百萬買骨灰壇的闊!今天又來古玩街淘寶來了呀!”

“闊就是闊啊,每天不虧個幾萬塊就皮啊!”

“沈大來我這!我這有上好的品,保準買回去發大財嘿嘿!”

兩邊小販的議論絡繹不絕,他們明明知道沈秋已經淪落到失魂落魄的地步,還故意扯著嗓子往他傷口上撒鹽。

沈秋已經習慣這些人的嘲諷王千石的記憶讓他悟徹到一點,尤其古玩這行,玩的就是心態,眾人皆醉我獨醒,隻挑自一片紅。

古玩街的攤位滿滿當當,攤位上的寶貝琳瑯滿目,瓷、名畫、字帖應有盡有,但這其中的水分卻很深,大多是些濫竽充數的普通件,想要在裡頭淘到值錢的寶貝,那還得看個人的眼力和運氣。

差不多走到一半的時候,沈秋不經意停下了腳步,在一家專賣金銀首飾的攤位前留步。

老闆這攤位主要以金銀首飾為主,東西又多又雜,既有金燦燦的釵子、項鏈、和手鏈,也有銀製的鐲子、如意、戒指之類的裝飾品,甚至還有古時候的銀兩和馬蹄金的金錠。

沈秋的目停留在攤位上的一個木質的頭飾上。

那是一件普通的木質頭飾,整呈月牙的形狀,頭飾兩邊雕刻著兩朵桃花,周呈暗黑的,仔細一看造型老土,做工糙、甚至連桃花的花心都沒呈現出來。

正要上手掌眼,一個漂亮人突然搶先了一步。

人梳著乾凈馬尾,看起來二十多歲的樣子、戴著墨鏡挎著小包,白T恤牛仔,材傲人雷厲風行。上散發出陣陣清香怡人的茉莉花香。

人搶在沈秋前上手那木質頭飾,迅速把那頭飾拿在手上,作相當老練、看的出來是個淘貨的老手。

沈秋頓時無語,按照古玩行當的規矩,先來先得買定離手,好不容易看上件東西,卻被這年輕人給占了先。

胖老闆一瞅頓時樂開了花,趕湊上去捧兩句:“姑娘好眼力啊!這可是我這箱底的寶貝啊!”

胖老闆話沒說完,漂亮人撅著小搖頭道:“行了別捧了!姑娘我看走眼了,你這就是普通的鬆木材質,我差點看是黃花梨的!”

漂亮人表失,轉把鬆木頭飾塞到沈秋手上:“沈大還給你……”

沈秋頓時鬆了口氣,仔細看這頭飾就是以前普通老百姓家的件,窮人家買不起金銀首飾,就隨便找個像樣的樹枝湊活湊活,頭飾的材質是鬆木的,便宜到沒邊的木料,沒有實質價值,更沒有任何收藏價值。來一隻骨灰壇?後來沈秋才知道,所謂好哥們設局害了他,用一隻高仿骨灰壇騙走了沈家價值千萬的典當行。而沈秋因此了江城最大的笑話,一夜之間古玩界幾乎人人皆知,有個傻富二代花了八百萬買了個民國骨灰壇……砸!砸!砸!去他孃的骨灰壇!砸掉!沈秋憤然起,白的骨灰壇轟然落地,他的心也隨之四分五裂。然而就在骨灰壇落地的瞬間,一道白從中炸開,噗嗤一聲迸進沈秋的眉心。啊!沈秋先是覺到了一強烈的炙熱,接著腦袋一片空白。“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