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:給我送個乾凈的女人過來

得,他醒來會找你嗎?”“監控已經被黑了,他就算是想找,也找不到。”想到昨天晚上順利得不可思議的過程,程星迴角含笑,神飛揚:“智商兩百的天才,十九歲就已經是生學博士,華國最年輕的科學家。這樣優良的基因簡直完。”前幾天一直醉心研究生科技的段驚鴻博士歸國,被江城最大的集團容氏招募進他們旗下的公司洽談合作事宜。昨天談完後,直接下榻在容氏所屬的五星酒店。想要一個孩子的程星迴,盯上了段驚鴻,打算找他借個種。“...“給我送個乾凈的人過來。”

酒店房間的窗簾這會拉得嚴嚴實實,黑暗中,男人的氣息有點,臉也泛著不正常的紅。

結束通話電話沒多久,房間的門鈴響了。

開啟門,一個高挑窈窕的人站在外麵,男人的手一,一把將拉進了房間。

“唔,段——”

人的被扔上了的大床,很快又被人製住了四肢。

黑暗中。糾纏,撞,一次又一次。

天大亮,人率先醒來,忍著全的痠痛,撿起地上的服,悄悄的出了房間。

一踏出酒店,程星迴上了事先就已經等著的車。

羅悠然戴了頂鴨舌帽,看著左右無人,快速的發車子離開。

駛離了酒店,終於空看了眼坐在邊上的程星迴。對上脖子上遮掩不住的痕跡,語氣肯定。

“得手了。”

“當然。”程星迴眼中有幾分得:“我親自出馬,哪有不得手的?”

“你覺得,他醒來會找你嗎?”

“監控已經被黑了,他就算是想找,也找不到。”

想到昨天晚上順利得不可思議的過程,程星迴角含笑,神飛揚:“智商兩百的天才,十九歲就已經是生學博士,華國最年輕的科學家。這樣優良的基因簡直完。”

前幾天一直醉心研究生科技的段驚鴻博士歸國,被江城最大的集團容氏招募進他們旗下的公司洽談合作事宜。昨天談完後,直接下榻在容氏所屬的五星酒店。

想要一個孩子的程星迴,盯上了段驚鴻,打算找他借個種。

“功夫如何?”羅悠然看的模樣,笑得有些邪惡。

“超乎尋常。”程星迴沖著眨了眨眼,回了一個同樣邪惡的笑:“你絕對不相信,看起來那樣斯文的男人,在床上竟然那般狂野——”

“看樣子,你昨天晚上過得不錯。”

“何止不錯啊。”程星迴調整座椅,換了個舒服的角度:“被折騰得一個晚上沒睡。”

“真看不出來。”想著資料上看到的段驚鴻。上麵說這個人一心研究生學,是個宅男。

沒想到還有那樣的一麵?

“確實。”程星迴點頭,打了個哈欠:“我好睏,先睡一會,到了再我。”

“OK。”

——

酒店。

容驍衍醒來時,發現那個人自己離開了。讓助理給他送服上來,他進浴室洗了個澡,目落在自己上那些痕跡上,他的神很是鷙。

從來沒有一個人敢算計他,不管昨天那個人是誰,都死定了。

助理曾明送了服上來,容驍衍直接把服換上:“查監控,找出昨天晚上的人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不管是誰。把帶到我麵前。”

“是。”曾明對上老闆眼中的怒,默默地替昨天的人掬了把同淚。敢惹老闆?真嫌自己死得不夠快的。

“段博士怎麼樣了?”

“昨天段博士說累了,就安排他在隔壁房間休息了一晚。今天段博士的行程是參觀我們的實驗室,我正打算呆會親自帶他過去。”

容驍衍想了想,下頜一抬:“我陪段博士過去,你去查監控。”

對段驚鴻這樣的人才,禮遇應該要高一些。

曾明點頭,把容驍衍帶到段驚鴻房間之後,就去查酒店的監控了。等容驍衍帶著段驚鴻進實驗室的時候,曾明已經查完酒店的監控了。

“老闆,昨天晚上酒店的監控出問題了,沒拍到走廊上的景。”

“你說什麼?”

“酒店的監控,昨天晚上出了些問題——”曾明的聲音越來越小。

“電梯呢?”

“也沒有。”曾明神有愧:“走廊查不出來,電梯也一樣。”

容驍衍瞇起了眼睛,深邃的黑眸開始醞釀起了風暴:“所以你現在告訴我,你完全不知道昨天到底是哪個人混進了我的房間?”

曾明低著頭,大氣也不敢出一下。腦子裡卻突然閃過一個畫麵。

昨天容驍衍口的東西幾乎都是他準備的,除了其中有杯本來是要送去給段博士的紅酒。因為段博士說他對酒過敏,所那杯酒最後被容驍衍喝了。

如果真有說有機會,那肯定就是段博士那杯酒出問題了。可問題是,誰會對一個剛回國的生學博士下手?

“酒店門口呢?”

“容總,今天一早離開酒店的客人不,畢竟昨天晚上發布會之後,很多人直接就在酒店住下了。如果要查的話——”

“我不要聽理由,我隻要結果。”容驍衍的神很冷:“不惜一切代價,找出那個人,我不希任何意外發生。”

“是。”

***

睡了一覺的程星迴恢復了神,神清氣爽的換好服,打算去外麵吃飯。

等羅悠然的過程中,無意刷到了手機推送的新聞。

“江城播報,最年輕的華人生學博士段驚鴻,於今日跟容氏企業達初步意向,將駐由容氏投資的實驗室,繼續研究關於生科技在各方麵的應用,這次合作,將——”

程星迴看著螢幕上那個看起來充滿學者氣質,一臉斯文的段驚鴻一臉詫異。

昨天算計了對方讓他和自己春風一度。可這會才發現,螢幕上的段驚鴻明顯不是昨天晚上的那個男人。

鏡頭一轉,出現了容氏集團的總裁容驍衍。眉眼冷峻,五立,整個人都出一氣質。

重點是,這人跟昨天晚上的男人一模一樣。

今天早離開前那一瞬間的不對勁,在此時又一次冒出來。

直到鏡頭從那個男人臉上離開,程星迴下狂跳的心,開始搜尋那個男人的資料,終於可以確定——

“星迴,我好了。我們走吧。”

程星迴沒有起,抬頭,看著羅悠然的臉,非常不自然的扯了扯角。

“悠然,要死了。”

“怎麼了?”

“我昨天晚上好像睡錯人了。”

“你什麼意思?你別嚇我啊。”

“就是——”

程星迴剛想說清楚況,就接到了好友權銳的電話。

“程星迴,你昨晚乾什麼了?”權銳的聲音急切中帶著幾分怒意。

“我乾什麼了?”

乾的可多了,就不知道權銳指的是哪一件?

“容氏總裁發布了高額懸賞令,尋找一個人。那個背影我看了,分明是你——”

容驍衍的手下找遍了全部的監控,都沒有拍到程星迴正臉的,隻找到一張相對清楚的背影。

“嗬嗬。你看錯了。”

“程星迴,你還在喝的時候我就認識你了。你以為我瞎?”權銳氣極:“我能認出你的背影,你以為別人就認不出嗎?程星迴,你找死啊。你惹容家人乾嘛?”

“我沒想惹他。”

的目標一開始就不是容驍衍。誰知道會出差錯呢?

“你沒想惹他?那人家發布那麼高的懸賞令是吃飽了撐的?”

程星迴沉默片刻,聽權銳這個意思,容驍衍分明是不找到人不罷休。

看樣子,原本的計劃,要推遲一些時間了。

“你放心,我會有辦法解決的。”

十個月後,一個嬰兒被人送到了容家老宅。跟著嬰兒一起的,還有一份年輕子的死亡報告。

死因:難產。乎都是他準備的,除了其中有杯本來是要送去給段博士的紅酒。因為段博士說他對酒過敏,所那杯酒最後被容驍衍喝了。如果真有說有機會,那肯定就是段博士那杯酒出問題了。可問題是,誰會對一個剛回國的生學博士下手?“酒店門口呢?”“容總,今天一早離開酒店的客人不,畢竟昨天晚上發布會之後,很多人直接就在酒店住下了。如果要查的話——”“我不要聽理由,我隻要結果。”容驍衍的神很冷:“不惜一切代價,找出那個人,我不希任何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