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龍門之王

轉來呼呼呼的聲音。李等人看過去,隻見到一輛直升機朝著這邊開過來。距離上空還有五十米的時候。機艙門突然開啟。一個材將近兩米的渾散發野氣息男子一躍而下。無數人麵駭然。下一秒。砰的一聲,這坦克般的男子雙腳落地,微微彎曲,而地麵,駭然裂開來。此男子力量之恐怖,已經超乎正常人的理解的範圍。李家保鏢無不瑟瑟發抖。“龍門,蕭破軍,拜見龍王。”蕭破軍單膝跪地,一臉激,舉世無雙的龍王戰神,終於出來了。“起來吧,三年...炎夏國,邊疆。

一座名為困龍獄塔大門前。

數十輛儘顯豪華氣派和顯赫份萊斯萊斯幻影依次有序排放。

每一輛車的前頭都站著兩名戴墨鏡黑男子保鏢,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嚴肅....甚至帶著幾分張的神。

最前頭的一輛車,有一個老者,年約六十,民國大褂素樸的打扮,閉目養神。

如果此刻有人認出他,絕對會瞠目結舌。

李——京都第一豪門李家大管家,位極人臣,手握生殺大權。

李家乃是炎黃國富可敵國的大家族,旗下的產業遍及世界,其中最出名當屬振中科技,華泰生,這兩家公司已是世界五百強其中佼佼者。

至於房地產,娛樂,餐飲等行業等,李家也是早已涉足。商業圈流傳這麼一句話,哪怕是一頭豬,李家的人都可以變著戲法,把這一頭豬賣出上千萬的價格。可見李家做生意的手腕恐怖和高明。

困龍獄塔,隸屬炎黃國最神恐怖地,冇有之一。

能進這一座獄塔的人,不外乎都是份,地位顯赫超級大佬,但因為某種不可抗拒的因素,被關押在此。

吱呀一聲。

獄塔大門緩緩開啟,

“出來了。”

李張開眼,那一張向來波瀾不驚的臉上也是有幾分忐忑和不安。

而那些黑保鏢更是如臨大敵,有些約可見額頭冒出細的汗珠。

一個材偉岸拔的男子緩緩步出。

一戎裝。

行走間,無形散發一種睥睨天下般的無敵氣勢。

李沉央——龍門第一戰神,號稱龍王。

三年前因不可描述事件被囚於此。

而今天,就是他出獄的日子。

“小爺,我們來接您回家了。老爺想見您一麵。”

李上前,一臉敬畏的說道。

李家即便富可敵國,李家主更是富豪中的富豪,但再有錢的商人,在絕對權勢前麵,都要低下一個頭。

“你們李家還真是狗鼻子,我剛出來你們就來人了。”寧沉央臉上抹出譏笑之,看了一眼豪華氣派的豪車,“我不習慣坐車,還有,我可不是你們李家的小爺。”

“從十年前,我和我母親被趕出李家開始,我就不是李家人了,我寧沉央。”

“小爺,當年家主也是有迫不得已的苦衷啊....”

寧沉央阻止李說下去,一挑眉,那眉似劍出鞘的鋒利:“與我何乾。”

李滿臉苦笑。

看樣子,小爺對於十年前被趕出李家,還心存怨恨啊!

這個時候,隻聽得從遠方上空轉來呼呼呼的聲音。

李等人看過去,隻見到一輛直升機朝著這邊開過來。

距離上空還有五十米的時候。

機艙門突然開啟。

一個材將近兩米的渾散發野氣息男子一躍而下。

無數人麵駭然。

下一秒。

砰的一聲,

這坦克般的男子雙腳落地,微微彎曲,而地麵,駭然裂開來。

此男子力量之恐怖,已經超乎正常人的理解的範圍。

李家保鏢無不瑟瑟發抖。

“龍門,蕭破軍,拜見龍王。”

蕭破軍單膝跪地,一臉激,舉世無雙的龍王戰神,終於出來了。

“起來吧,三年不見,你長胖了一點。”

寧沉央出久違的笑容。

這是他麾下四大殺神之一的蕭破軍。

天生孔武有力,有勇有謀。

蕭破軍起,回頭看了一眼那些鬼玩意的車子和黑保鏢:“龍王,這些都是什麼人啊?”

“一群狗。”

寧沉央淡淡道。

李一乾人麵乾笑。

天底下,隻有寧沉央纔敢這麼堂而皇之說李家的人是狗。

“走吧,彆理他們。”

寧沉央話落下,子直接彈而起,火箭一般竄上上空的盤旋的直升機上。

蕭破軍則是助跑幾步,一腳踩蹬在一輛車頂上,也登上機艙。

兩人的手也是高下立判。

直升機呼嘯而去。

留下李以及一乾保鏢風中淩。

“回去吧,看樣子,小爺不會這麼快回李家的。”

“小爺,普天之下隻有你才能救李家啊。”

李惋惜歎氣一聲,上車。

直升機上。

“事全部調查清楚了?”寧沉央眼睛看著倒退山川,森林,河水,眼底抹過幾分,他的手裡拿著一張發黃的相片。

相片上是約可見年約十歲孩子,沖天小辮,眼睛大大的,笑起來角有淺淺的酒窩,一看就是調皮的小丫頭。

“查清楚了,三天後在廣海市瑞生酒店舉辦婚禮。”蕭破軍恭敬回答,“龍王,您真要丟下我們龍門啊?”

“現在大局已定,五年之不會有戰了,我也應該去找了,十五年了,也許,早就忘記我了吧。冇有,隻怕,我這個龍王早就死了。”從未在他人前麵有如此深的寧沉央著照片上模糊的孩,幸福的笑容。

十歲那年,寧沉央和母親被趕出李家,驅除出帝都。

寧沉央記得,那一天,雪下得很大,天地之間一片白茫茫的。

他肚子又又疼,還發燒高燒,母親帶著他去火車站,打算回外婆家,外婆家在廣海市,要坐八個小時的火車。

在車站,媽媽去買票的時候,他就在後邊椅子上等著。

也許是太累,又發燒,寧沉央就這麼睡過去了,等他醒來的時候,發現媽媽已經不見了。

他大聲著媽媽,可是媽媽冇有再出現過,嚎啕大哭。

剛好有一路過的老者和小孩見寧沉央可憐無人認領,了惻之心,先請他吃了一頓飯,然後帶著他去醫院看病。

等病好了,老者就帶他來到了一家孤兒院。

寧沉央和孩約定,十年後在帝都大學見麵。兩人換了彼此的照片。

寧沉央在孤兒院一個月後,就被一神老者帶走。

再出現的時候他已經是護國龍門戰士,最後用了十五年之間,他從小兵變了當今赫赫戰功的——龍王。

三天後。

廣海市。

瑞生大酒店,賓客雲集,熱鬨非凡。

今天是韓家大小姐韓飛雪大喜之日。

韓家是廣海三流家族,主要涉及廣告,建築,流三個行業。雖然冇有其他家族在廣海有知名度,但對比普通家庭,也算是豪門無疑了。

酒店某個包廂。

“韓端,你說句話啊,你是不是死了,你就眼睜睜看著你兒被推進火坑啊。”名陳雅的中年子一臉氣憤的對坐在一邊喝悶酒的男人罵道。

陳雅的邊還坐著一個年輕子,秀氣的一張臉,彎月眉,眸子清亮,給人第一眼就是鄰家孩範,淡雅似秋,隻是此刻眉頭擰,似遇到了煩心事。

“媽,你彆說爸了,爸也冇辦法。爺爺走了之後,爸爸就被大伯和叔叔他們聯手排斥。”韓怡然出言勸了一聲。

“所以,就任由他們騎在我們頭上拉屎拉尿,韓端,你要是個男人,現在就出去告訴他們,我們不同意這個事。”陳雅咬牙大聲道。

嫁給的一個唯唯諾諾的老公,平時在家族被欺負也算了,現在,那些人還把主意打到兒怡然上,就不能忍了。輛車頂上,也登上機艙。兩人的手也是高下立判。直升機呼嘯而去。留下李以及一乾保鏢風中淩。“回去吧,看樣子,小爺不會這麼快回李家的。”“小爺,普天之下隻有你才能救李家啊。”李惋惜歎氣一聲,上車。直升機上。“事全部調查清楚了?”寧沉央眼睛看著倒退山川,森林,河水,眼底抹過幾分,他的手裡拿著一張發黃的相片。相片上是約可見年約十歲孩子,沖天小辮,眼睛大大的,笑起來角有淺淺的酒窩,一看就是調皮的小丫頭。“查清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