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

.”宮連赫激動的站起來,話還沒說出口,坐在他身旁的厲慎一雙劍眉皺在一起,犀利的眼眸從頭到尾的打量著帶著口罩的阮沉瑾。火辣毫不遮掩的眼神下,厲慎譏諷的勾起唇角冷笑:“離家出走還欲擒故縱的玩尾隨?”“厲總想多了。”阮沉瑾平靜沒有波瀾的眼神掃了他一眼,很快就收回了視線看向宮連赫。宮連赫激動地拿出隨身攜帶的手帕捂著嘴巴,這才沒讓自己發出尖叫聲。是活的軟喵喵欸!厲慎放鬆的靠在椅背上,仰著下巴看她,矜貴低沉的...“阿慎,我們家被入室搶……”阮沉瑾蜷縮在窗簾後,緊緊握著電話。

外麵三個男人已經向這邊逼近,阮沉瑾呼吸都不會了:厲慎,求求你救救我,救我們的孩子。

她早就告訴過厲慎今天是結婚三週年,今天有一個驚喜要告訴他。可是她沒有等到厲慎回家,卻等到三個凶神惡煞男人突然闖入!

阮沉瑾恐懼地渾身冰涼,強自鎮定一路巧妙躲避,還是被逼到了二樓的一個儲物間。

“又玩什麼花樣?”電話裡傳來的卻是男人不耐的聲音。

“阿慎,真的有幾個闖……嘟嘟”阮沉瑾還沒有說完,電話已經傳來了被結束通話的聲音。

阮沉謹手裡一直緊緊攥著一張紙,聽到忙音,她像是脫力一樣鬆開,是一張化驗單,上麵妊娠四周的字樣。

“臭娘們!”阮沉瑾來不及回想,滿臉橫肉的男人已經找到了她,抓住她的頭發一把把她提了起來:“可真能躲!”

阮沉瑾疼得頭皮像是快炸了,她還沒喊出來,就被狠狠甩在床上,一個壯漢猙獰地笑著對著她拉開拉鏈——

旁邊的一個同夥似乎有些忌憚,拉了他一下。

“怕什麼?你真當她是厲少夫人啊?厲慎一年來過過幾次?滬城有幾個人知道她是少夫人?你看著整個彆墅,連個鬼影都沒有。”壯漢嗤笑一聲,滿是無所忌憚。

阮沉瑾口腔裡都是血腥味,是啊,她就是一個上門的劫匪都可以肆意奚落的“少夫人”。

那壯漢說完,啪的一聲彈開彈簧刀,玩弄一般地挑開阮沉瑾身上的衣服。

阮沉瑾看向壯漢,似乎沒力氣動了。

壯漢心裡吐槽了一聲,要說這女人還真好看,像是剪水一般的眼睛,因為麵板太嫩的原因,剛剛一巴掌,讓他五個手指印都根根分明,襯得這女人更加膚白如晝,那鼻子小嘴像是照著畫裡的仙女捏出來的,怯怯地看自己一眼,魂都要被勾沒了。

沒想到厲少夫人還有這樣的一麵……這活沒白接。

下一秒,阮沉瑾突然整個身體猛然起來,刀尖直接紮進了她的胸口,鮮紅的血應聲濺了出來!

這個位置靠近鎖骨,壯漢不知道是不是紮到血管了,一慌想把刀收回!

他接的活是玩爛阮沉瑾,可沒想出人命。

阮沉瑾似乎就在這一瞬間,猛然握著刀猛然換了一個角度,拍進了壯漢的腿裡。

血液飆射,正中股動脈,壯漢疼得直罵娘!

“找死,臭娘們!”

阮沉瑾一個翻身滾了出去,翻上視窗。

這裡是二樓,但是厲宅一層是大氣的挑空設計,一層高就將近5米,視窗離地麵的距離起碼有普通三四層。

“臭娘們,你嚇唬誰?你還為厲總守貞呢?在厲家連條狗都算不上,死了都沒人……”

壯漢破口大罵,那有恃無恐,彷彿阮沉瑾纔是那個闖入的賊。

因為,沒有人會來救她。

結婚三年,她就被“雪藏”了三年,因為傭人向厲老爺子彙報過她跟厲慎的“婚姻”,幾個月前傭人就被開除,而厲慎……

阮沉瑾最後看了一眼手機。

阮沉瑾發給厲慎:真的,有人搶劫!

厲慎回了一句:煩夠了沒?

此外訊息界麵一片空白,阮沉瑾閉了閉眼睛——

“我滴個媽啊這娘們真跳,血好多血!”

“老大的動脈受傷了,這樣下去不行。”

“那麼多血,那臭娘們應該涼了。”

……

接下去的聲音,阮沉瑾聽不到了,思緒陷入昏迷,妊娠報告被血染透。

孩子……孩子……對不起。

阮沉瑾醒過來的時候,眼前一片雪白,手上紮著點滴。

“軟軟,你感覺怎麼樣?”安晴一看阮沉瑾醒過來,安晴就滿臉擔憂:“要不是今天是我找你去拿藥材,沒聯係上你直接去你家找你…”

安晴是她高中就認識的閨蜜,如果這世界上除了外婆,還有誰能想著她,就是安晴了。

安晴聲音都是抖的,回想她到了彆墅看到阮沉瑾渾身是血的樣子,腦子就嗡嗡發悶:“還好傷口不深,腳上有點骨裂,但是孩子……這些年厲家一直逼你要孩子,現在好不容易……”

“他本來……就不該來這個世界。”阮沉瑾雙眼微微放空。

其實疼到極致,也不怎麼痛了。

她算死裡逃生了,厲慎的資訊框還是一片空白。

“厲慎那狗男人,到現在也不接電話,他最好已經涼透了要不然我……”安晴摸著阮沉瑾臉上擦出來的紅痕,眼底都是憤怒。

這時候,病房的電視插播了一則訊息,螢幕上赫然就是一個高大身影——厲慎。

他站在一個優雅矜貴,如同公主一般的女人身側,郎才女貌光芒萬丈,像公主跟王子的童話照進了現實。

主持人滿臉的心疼外加姨媽笑報道:第一名媛白凝星收到詛咒信,商界新貴厲氏總裁厲慎貼心陪伴。

白凝星,醫學世家白氏集團大小姐,醫學界的天才少女,厲慎的青梅竹馬!

主持人用誇張的表情介紹白凝星的身份。

每一個標簽都矜貴地耀目,讓無數女孩豔羨,尤其是作為厲慎唯一一個在公開承認過的女人,哪怕白凝星出國深造了三年,還被人們津津樂道。

而白凝星前不久學成回滬,滿身榮耀,眾星捧月,中外有名學者都交口稱讚為醫學界第一美女!

如此盛名,白凝星的關注度跟粉絲人數甚至領先當紅影星。

可能正因為如此炙手可熱的關注,回滬後的白凝星竟然收到了詛咒信,小公主自然被嚇得梨花帶雨,厲氏少主守護在側的景象,被偷拍了下來。

但整個事件,與其說是偷拍,更像是一部賞心悅目的偶像劇。

唯美彆墅,美人垂淚,厲慎輕攬著倩影,190 的身材高大挺拔,得體的襯衫把他完美身材勾勒地完美矜貴,側臉像是刀斧鑿刻一般淩厲冷硬,長眸裡卻都是溫柔,夢幻地讓人尖叫!

純黑的邁巴赫車前,厲慎半護著白凝星,緊繃地下頜線顯示他有多擔心,眼神專注地落在眼前愁眉微攏的美人身上,像是任何風暴都不能傷害他要守護的公主。

還有聖安醫院長廊,厲慎為白凝星整理了吹亂的發絲,神色卻顯得堅決強硬,主持人解釋,白凝星認為自己不需要心理乾預,但是厲少堅持為白凝星安排了最權威的心理醫生。

而引發這一出偶像大劇的詛咒信,據說就是一張懷孕母兔子被生剖出兔兔寶寶的“令人發指”照片!連赫的手,猩紅的眼睛還沒有退去,看著特彆的嚇人。厲慎鷹隼般犀利的眼神看向門口,但門口早就沒有了阮沉瑾的身影!這個女人居然敢耍他?“喂喂喂!軟喵喵就是你爺爺讓你娶的老婆?”宮連赫一臉傷心,他的偶像居然嫁給了厲慎?厲慎緩了一下,起身邁著長腿疾步離開。在電梯關門的那一刹那,厲慎迅速衝進了電梯裡。阮沉瑾意外的看了他一眼,四目相對下,她及時的挪開了視線,好似她遇到的隻是一個無關緊要的陌生人。阮沉瑾白玉青蔥的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