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

嗅著屬於他的氣息。也因此,家裡的管家仆人經常在背後議論,“不知恥!”,“呸!”,“害,等著瞧吧,先生不喜歡人,這小賤人啊,早晚被趕出去”。都聽到了,可是纔不在乎,依然甜甜的著陳姐王姐,寄人籬下的日子,不好過。今晚是道北霆的妹妹道錦瑟的生日,宴會隆重而華麗。遲歡穿著一純白肩小禮服,從樓上走出來,不喜歡佩戴首飾,但雪白亮的配上絕俏臉,讓一出現,變了全場的焦點。人群開始起來,“就是家破人亡的遲家大小姐?...2013年,海城。

遲歡坐在聽審席,著坐在被告席裡的哥哥,低聲呢喃著:“哥哥,哥哥……”

長時間的心折磨,遲坤已經瘦得皮包骨,耷拉著頭,眼裡毫無神。

終於,審判結束。

“遲坤,故意傷人罪,有期徒刑十年。“

被押著走出去的時候,全程緘默的遲坤突然回頭,淚流滿麵的大喊:“遲歡!你要好好照顧自己!哥哥對不起你……”

……

遲歡孤一人站在法院外長長的臺階上,恍若隔世。

兩個月前,父親被二叔擺了一道,家產全數落他們一家,哥哥遲坤是個暴躁脾氣,提著刀就去砍了二叔遲建林。

遲建林重傷,二叔一家不放過遲坤,走上了司法程式,請了最好的律師一定要讓遲坤最大程度地到懲罰。

一時間,從豪門大小姐變了落魄千金。

不遠,黑邁赫。

“我們儘力了,遲坤下手太狠了……”,是剛剛替遲坤辯護的律師沈長風。

“世態炎涼啊,連個安的人都冇有,這大小姐還在上學,以後可怎麼活?”司機看著孤落寞的孩,慨道。

後座上,矜貴的男人正襟危坐,周散發著冰冷氣息。

他抬眼,轉頭看向不遠的孩。

寬大的校服罩在小小的子上,鬆鬆垮垮。

像是老天也在為遲家的悲慘境遇而慟哭一般,天空中忽然飄起了雪花……

“把帶回去”

這是男人說的唯一一句話。

……

2年後,2015年。

遲歡一大早就起來梳妝打扮,今天很興,把櫃裡的子拿出來試了個遍。

“陳姐,這件好看還是剛那件淡藍的好看?”

陳姐翻了個白眼,上卻說:“都好看,遲小姐人,穿什麼先生都會喜歡的!”

時隔半年,道北霆終於要出差回來了。

2年前,頂著一的雪,被人領進道家。

當時,道北霆隻是淡漠的看了一眼,說:“以後,你就住在這裡”

這一眼,讓遲歡的心跳了一拍。

頭上的雪融化了,浸了的頭髮,黏黏的,很臟。

“去洗乾淨”語氣是淡淡的嫌棄。

然後,道北霆便轉離開了。

這之後,遲歡便住在道家,道北霆很忙,回家的日子屈指可數。

但是隻要他在家,就算看都不看一眼,遲歡也會覺得安心。

很乖巧,道家上下都說,道北庭生冷漠,但對遲小姐卻很上心。

很多次夜裡,的鑽進道北霆空的房間,躺在他的大床上,貪婪的嗅著屬於他的氣息。

也因此,家裡的管家仆人經常在背後議論,“不知恥!”,“呸!”,“害,等著瞧吧,先生不喜歡人,這小賤人啊,早晚被趕出去”。

都聽到了,可是纔不在乎,依然甜甜的著陳姐王姐,寄人籬下的日子,不好過。

今晚是道北霆的妹妹道錦瑟的生日,宴會隆重而華麗。

遲歡穿著一純白肩小禮服,從樓上走出來,不喜歡佩戴首飾,但雪白亮的配上絕俏臉,讓一出現,變了全場的焦點。

人群開始起來,“就是家破人亡的遲家大小姐?”、“嘶……好……”、“聽說道北霆替遲家打的司,可惜還是進去了,真慘”。

道北霆的目的鎖定著遲歡,神莫測。

那個瘦弱的一臉臟兮兮的孩,長大了……

遲歡的心噗通噗通的跳,小手提著襬,一步步的走下樓,能來自四麵八方的視線,心思雀躍,道北霆也在看嗎?

“謝大家來參加我的慶生宴,其實今天還有一個好訊息!我親的哥哥,道北霆,要訂婚了!”道錦瑟喝的有點多,開始口無遮攔。

“嘩……”宴會立刻沸騰起來,道北霆皺了皺眉,卻不否認。

遲歡僵在那裡,心底有莫名的緒湧上來。

“遲小姐,能請你喝一杯嗎”有人上前搭訕。

遲歡哆嗦著手,看也不看來人,端起酒杯,一飲而儘……

那晚,喝了很多酒,吐的昏天暗地,狼狽的像2年前那個滿雪水的孩兒。

夜裡,像不控製一般的走向道北霆的房間,開門,輕車路。

他的味道真好聞,他的肩膀好寬,遲歡暈暈乎乎的索著靠上去……

“唔……”手真好,和真的一樣。

黑暗中,男人的結滾了幾下,幾秒後,似是這一刻等待了很久一般,倏地翻……北霆的目的鎖定著遲歡,神莫測。那個瘦弱的一臉臟兮兮的孩,長大了……遲歡的心噗通噗通的跳,小手提著襬,一步步的走下樓,能來自四麵八方的視線,心思雀躍,道北霆也在看嗎?“謝大家來參加我的慶生宴,其實今天還有一個好訊息!我親的哥哥,道北霆,要訂婚了!”道錦瑟喝的有點多,開始口無遮攔。“嘩……”宴會立刻沸騰起來,道北霆皺了皺眉,卻不否認。遲歡僵在那裡,心底有莫名的緒湧上來。“遲小姐,能請你喝一杯嗎”有人上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