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“哥哥,哥哥,我好餓”

糧。尹煊差點沒忍住口,冊那,這都是什麼鳥事,就這點糧食他一個人一頓就能造完。想了想,他還是準備淘米,先把這些粟米煮了填飽肚子,明天再去街上尋尋有沒有什麼眉目,大不了巧立名目弄一些銅子,總不能自己一大家子人一直著。就在這個時候。一道聲音忽然在他耳旁響起。“宿主接到食材,“諸天食係統”解鎖,新手禮包傳送中...傳送完畢,請宿主查收。”尹煊愣了一下,旋即心狂喜起來。果然天無絕人之路,這不,平步青雲的路就...尹煊抬頭看著酒館的招牌。

頂尖打頭是兩個字“同福”。然而這裡不是七俠鎮,也不是明朝。這裡是長安懷貞坊,是大唐貞觀七年。

他本是後世的一個平平無奇的考研狗,剛拿到水木的錄取通知書,喜得他兩口小酒下肚,不知不覺就來到了大唐——了一名和他同名同姓的大唐人。

這上哪說理去。

讓他慶幸的是,沒穿越賤籍的人。但不幸的是......他也沒為王公貴族,做一個紈絝子弟是沒機會了。

這的父親勉強能和朝廷扯上關係,軍職混了一個百夫長,不過前兩年死在了征討東突厥的戰爭中。

朝廷給絹一匹充當卹金。

他母親王氏也算是有魄力,死了丈夫,還要供兒子讀書,索把絹一賣,換了一千錢,買下來這麼一間小門麵,開了這麼一家食肆。

可有魄力不代表就有本事,買下這麼一間鋪子就把手裡的銅子花了七七八八,掏不出更多錢去請廚子,就自己親自下廚。

可的手藝......說不上難吃,畢竟水煮的東西都差不離,但和別家食肆相比,總是缺了些滋味。

生意自然也就好不起來,隻能靠丈夫同僚的照拂勉強度日。可這段時間那些同僚都各有雜務,不再顧。

同一坊的食肆見那些個武夫不再來,又見這一家孤兒寡母的,自然就起了打的念頭,這都是小人心思,一家食肆不見得自家生意就會變好,可他們心裡舒服。

尹煊嘆了口氣,有些無奈,這都是一件什麼糟心的事。

他正愁未來怎麼打算。

角忽然被人拽了拽,他順著力度轉過頭去,眼的是一張有些臟兮兮的臉,臉上是一張乖巧的臉,兩眼水汪汪地,小孩委屈:“哥哥,我。”

這是原的妹妹尹,從今開始也是自己的妹妹了。

喊著,尹煊的肚子也跟著了一聲。

這段時間一大家子過得都不好,沒客人就沒收,沒錢就沒糧。飯要省著吃,可王氏不願意委屈自己兒子,那口糧就隻能從自己和兒的裡省。

想到這,尹煊又嘆了口氣。

七歲的孩子正是能吃,要發育的時候,營養攝不良又怎麼長大。隻是他也說不出指責王氏的話來,母親一份沉甸甸的......就指著自己帶著這個家犬昇天。

“大兄去給你弄些吃的。”尹煊抬手了尹的腦袋,站了起來。自己總歸是個研究生,在大唐這個時代,還能死自己、死一家人?

尹眼裡一亮,重重點了點頭。

進屋走到廚房,點亮油燈,尹煊開始收刮食材,菜籃裡空的,連葉菜都找不到,櫃裡更不要說,連點油腥都抹不出來。開啟米缸,薄薄一層粟米,手指探進去到食指第一個關節就底了。

這點粟米,至是這一家人三天的口糧。

尹煊差點沒忍住口,冊那,這都是什麼鳥事,就這點糧食他一個人一頓就能造完。

想了想,他還是準備淘米,先把這些粟米煮了填飽肚子,明天再去街上尋尋有沒有什麼眉目,大不了巧立名目弄一些銅子,總不能自己一大家子人一直著。

就在這個時候。

一道聲音忽然在他耳旁響起。

“宿主接到食材,“諸天食係統”解鎖,新手禮包傳送中...傳送完畢,請宿主查收。”

尹煊愣了一下,旋即心狂喜起來。

果然天無絕人之路,這不,平步青雲的路就送過來了。剛才他還在想要不要委屈自己,以自己後世的見地去混混場。

可現在?去他孃的場,誰樂意點頭哈腰給人當孫子,更不要說在封建王朝裡,那都不是給人當孫子,那是給人當奴隸的。

有了係統,尹煊底氣更足起來。

他在虛空上輕輕一點,係統頁麵在他眼前展開,他開始檢查起這個食係統,究竟是個什麼東西。

係統有三個頁麵。

一個是個人的技能屬麵板,尹煊瞄了一眼,平平無奇的屬。一頁是揹包,新手禮包就放在裡麵。

不過尹煊沒急著去開禮包,而是先點開了第三頁——係統商城。

嗯.....

剛一點開,眼紅的、黃的、青的、紫的、白的,都是些常見的菜和食,尹煊看一眼頓時滿心的歡喜。

好傢夥,紅的是番茄、黃的是土豆、青的是玉米、紫的是紫薯......這些都是大唐沒有的蔬菜糧食。

別的不說,哪怕自己的廚藝平平無奇,有這些糧食打底,他就能為長安城裡有名的食肆。

不過大多數食材的右下角都有一把小鎖的圖示,他現在的許可權等級隻有一級,解鎖的食材不多,僅僅隻有番茄、蛋、豬這三樣最基礎的食材。

這些已經解鎖的食材右下角也有小小的圖示,是數字加上銅錢,這代表的是食材的價格。

番茄是一銅子一個,蛋是兩銅子五個,豬就稍微貴一些,五銅子一斤。

這三樣食材已經足夠了。

尹煊長長吐了一口氣,輕輕一點,點開自己的揹包。僅僅隻是商城就給了自己這麼大的驚喜,不知道新手禮包又能開出來些什麼。

手指一定,禮包開啟,螢幕上還嘭得一聲炸出一團禮花。

耳邊傳來係統的聲音:“叮,宿主開啟新手禮包,獲得新手援助!品:集灶一臺,基礎廚一份,基礎調料禮包一份,廚藝禮包一份,頂級菜刀一把,高階強化藥劑一份!”

六個金閃閃的品刺得尹煊有些發暈。

更大的驚喜襲上了心頭。

都是好東西啊,尤其是集灶這個東西,炒菜可以說是食界的工業革命。

尹煊抬手,在集灶上輕輕一點。

係統聲傳耳中:“是否將集灶繫結此廚房,繫結後將不可解綁。”

“繫結!”尹煊沒有猶豫,直接開口。

嗡得一聲,一道綠幽幽地從尹煊腳下,泛著漣漪似的擴散出來,他眼前一花,廚房裡的土灶,頓時支棱了起來,化作了集灶。下肚,不知不覺就來到了大唐——了一名和他同名同姓的大唐人。這上哪說理去。讓他慶幸的是,沒穿越賤籍的人。但不幸的是......他也沒為王公貴族,做一個紈絝子弟是沒機會了。這的父親勉強能和朝廷扯上關係,軍職混了一個百夫長,不過前兩年死在了征討東突厥的戰爭中。朝廷給絹一匹充當卹金。他母親王氏也算是有魄力,死了丈夫,還要供兒子讀書,索把絹一賣,換了一千錢,買下來這麼一間小門麵,開了這麼一家食肆。可有魄力不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