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傻子

的傻子。其實我的心裡什麼都清楚,可就好像被某些東西縱一樣,我表達的,我看到的,卻無法被別人接。“嘿,於傻子,來,給你條魚回去吃!”嘿嘿……我很討厭自己的嘿嘿聲,我也清楚,這個傻裡傻氣的笑聲是從我的裡傳出來的。我想,這是我跟別人打招呼的方式吧。村裡的幾個淘小子在大壩遊泳,魚,著膀子,出結實的臂膀。村有名的孩子王名為虎子,他拎著一條掌大的草魚,走到了我的麵前,抻開了我的子,將那條魚扔了進去。涼颼颼的,...我出生在東北偏僻的小山村,名為鱗莊。

每個村子,都是一本書,記錄著形形的驚奇故事。

有人說,善待村子裡的傻子,因為他是村莊的守護神。

是不是守護神我不知道,但我確實是那個傻子,很‘正常’的傻子。

我於浩,十二歲那年高燒不退,雖然活了下來,可從那天開始,我就開始走街竄巷,傻笑個不停,淪為了徹頭徹尾的傻子。

其實我的心裡什麼都清楚,可就好像被某些東西縱一樣,我表達的,我看到的,卻無法被別人接。

“嘿,於傻子,來,給你條魚回去吃!”

嘿嘿……

我很討厭自己的嘿嘿聲,我也清楚,這個傻裡傻氣的笑聲是從我的裡傳出來的。

我想,這是我跟別人打招呼的方式吧。

村裡的幾個淘小子在大壩遊泳,魚,著膀子,出結實的臂膀。

村有名的孩子王名為虎子,他拎著一條掌大的草魚,走到了我的麵前,抻開了我的子,將那條魚扔了進去。

涼颼颼的,黏糊糊的……

嘿嘿……

我的笑聲依舊如此,同時,他們也傳來了正常聲音的哈哈大笑。m.166xs.cc

“於傻子,快拿回家燉了,別咬到兒!”

我平時的時候都是憨態可掬的笑容,但這一刻,我的麵龐忽然間凝重起來,慢慢的抬起了手臂,出了食指。

虎子幾個淘小子都被我這個樣子嚇了一跳,畢竟我大部分況下都傻裡傻氣的。

“虎哥,這傻子咋了?”

“管他呢,下水魚去!”

“不,不能下去,有,有……”

我想拚命的告訴他們,不能下水。

因為我看到,一個渾流淌著鮮的男人,出漉漉的手掌,抓住了虎子的腳踝。

我的嚨咕咕作響,但卻無法完全表達出來。

“別去,黑,黑影……害,害你。”

“什麼七八糟的,別理他,一會兒再給傻子個螃蟹!”

男人的頭發很長,水珠啪啪的低落下來。

他的麵孔被浸泡的像是麵團,扭曲的不樣子,眼球掛在上麵,就像是黏在上麵的一般。

上有幾個窟窿,流淌著鮮,弓著腰,腳上還綁著一塊大石頭。

他在看著我,猙獰的笑著,麵龐如此更為扭曲。

我並不害怕,隻是對他拚命的搖頭,想要阻攔,而他,則是伴隨著虎子噗通跳水的聲音,消失在了我麵前。

我能看到很多東西,一些別人看不到的東西。

我想要表達,不管清晰也好,含糊也罷,都不會有人相信。

“這傻子弄得我心裡發。”

虎子浮在水麵,和兩個小夥伴說著剛才我凝重的表。

“別管他,逗逗他就得了,可別讓老於叔知道,要不非拿子我們幾個不可。”

虎子嘿嘿一笑:“不能讓傻子爹知道,也不能讓俺爹知道,俺爹要是知道我又來水庫魚,非打死我不可。”

話音剛落,虎子在水麵的腦袋一下子沒到了水中,氣泡咕嚕嚕個不停。

“這虎子,還來點花樣!”

兩個小夥伴不以為然,都是時長來玩耍的玩伴,相互的水在悉不過。

“上,上來,放,放他……”

我在岸邊不停的揮手,我也能看到水底下,那個男人,不停的拖拽著虎子的腳踝。

半分鐘後,水裡的兩個小夥伴察覺到事有些不對勁,水花越來越大,虎子正在不停的撲騰!

“虎子!”

兩個半大孩子一個猛子紮了水裡,想要給虎子拽出來!

但不管他們怎麼用力,本無濟於事。

我環顧四周,拎起了一長桿,遞了水中。

“鬼,鬼啊!”

其中一個小子不知道看到了什麼,猛地浮出了水麵,一把抓住了我遞過去的桿子,拚命的朝著岸邊撲騰。

另外一個知道大事不好,也慌了神,幾經努力無果之後,他也狼狽不堪的爬到了岸邊。

至於虎子,終究沒有上來。

兩個小子氣籲籲,臉蒼白,知道自己闖了禍。

“傻,傻子,快去,快去人!”

我轉奔跑,樣子頗為稽,扭扭的朝著村裡跑去。

村子就這麼大,就算是不認識,也都眼。

我就更不用說了,可謂是家喻戶曉。

“大侄子,咋跑這麼快,乾啥去?”

“水庫,淹……死了。”

我很清楚,虎子這種況,已經沒了,所以,說的就簡潔一些!

“你說啥?死了,誰死了!”

看著我半天憋不出來一個字,村裡的男人哪敢遲疑,立刻在村頭吆喝起來!

“老爺們都跟我去水庫,於家小子說有人淹著了!”

都是一個村的,聽到這個訊息,家家戶戶都出了人,連忙向水庫趕往。

我也渾渾噩噩,有些稽的跟在後麵,回到了水庫。

人呢?

我說的不是虎子,他肯定在水底,而是那兩個玩伴不見了蹤影,隻有留在岸邊的長桿。

噗通,噗通跳水的聲音不絕於耳,水好的漢子紛紛跳水庫開始打撈!

岸邊有不男老在小聲議論,也知道了事的經過,更知道是我給村裡報的信。

其中有一個男人好像很畏懼這個水庫似的,離得遠遠地,他便是虎子的父親。

幾分鐘後,一個男人浮出水麵,大聲喊道:“老王,你兒子!”

“啥,我兒子!”

老王從最後方立刻沖了出來,一個踉蹌,趴在了岸邊。

隻見幾個漢子從水中撈出一屍,正是虎子……

“你個敗家子,快醒醒!”

幾個男人立刻按著虎子的口,依舊毫無作用,最後,無奈的對老王搖了搖頭。

“到底怎麼回事兒,我兒子怎麼會死,他為什麼會出現在水庫這兒!”

老王雙目紅,哀嚎不已。

與此同時,兩個半大小子汗流浹背,急匆匆的跑了過來!

“王叔,虎子咋了,他不是找於傻子去玩了嗎?怎麼會在這裡?”

齊刷刷的目放在了我的上,而我能做的隻是不停的擺手,事不是這樣的,但我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……一會兒再給傻子個螃蟹!”男人的頭發很長,水珠啪啪的低落下來。他的麵孔被浸泡的像是麵團,扭曲的不樣子,眼球掛在上麵,就像是黏在上麵的一般。上有幾個窟窿,流淌著鮮,弓著腰,腳上還綁著一塊大石頭。他在看著我,猙獰的笑著,麵龐如此更為扭曲。我並不害怕,隻是對他拚命的搖頭,想要阻攔,而他,則是伴隨著虎子噗通跳水的聲音,消失在了我麵前。我能看到很多東西,一些別人看不到的東西。我想要表達,不管清晰也好,含糊也罷...